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历史百科

辽中京大塔

时间:2021-02-06 17:15:35  来源:《内蒙古旅游》  作者:

 

辽中京大塔,今称大明塔,在辽中京城内阳德门东侧辽的丰实坊中。大塔为八角十三级密檐式实心砖塔,全高80.32米,基部每面宽14米,周长112米,直径35.6米,是我国现存古塔中最粗大雄伟的一座。

大塔建于辽代,具体起修和竣工年代未详。1983年维修时在塔体抹面上发现“寿昌四年(1098)四月初八日……”的纪年文字。还采用柏木椽进行碳14测定,结果是:10071101年,其中碳141080±85,树轮较正1025±90。测定结果依然表明大塔是辽代所修。

这座足有二十七八层楼高的雄伟建筑,气势磅礴,宏伟壮观,顶上白云缭绕,周围燕雀腾飞,嘤嘤啾啾;清风徐来,风铎鸣奏清心悦耳的铃声,让人叹服辽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人们可领略清乾隆皇帝在《题大宁塔诗》诗中“自远早见郁迢峣,逼近欲瞻翻不易”的心理情态。

塔座,全高23.41米。基部有高7.2米、宽50余米的土台,土台中有原始的砖砌台级和当时寺庙遗址,这些遗迹被历代塔上坍下来的积物和历代维修时剩余的废物所掩盖,掩盖物(即沙、石、砖头等)堆积于台基上形成土台。土台以上5.5米高的部位比以上粗大,是清代维修时包砌的,只在外围砌砖、面抹白灰,没有装饰。再上5.71米部位是万字部位,在八面的万字部位中,每面分3个方格,每格中有1个卐(万字)。“卐”是用沟纹长砖凸砌,砖的宽度是字划宽度,字下垫托柏木板,板与砖厚度同,砖的一端及木的大部压入塔体中。“卐”外表涂着红彩,此为原始建筑。“卐”是宗教标志,为太阳或火的象征,“万德”“吉祥”之意。再上4.99米处有浮雕二层仰莲,莲瓣宽约40厘米,上下错对,披着彩色,亦凸雕于砖上,仰莲以上有1周平台,宽11.5米,南宽北窄。

大佛部位,塔基以上是大佛部位。此部位全高10.99米,每面的棱角都雕成小塔形砖柱,砖柱的基部有小型仰莲座,砖柱的棱面上有阴刻竖书红彩文字。文字顺序是上刻塔名,下刻菩萨名:

正南面,上刻“净饭王宫生处塔”,下刻“观世音菩萨”;

西南面,上刻“菩提树下成佛塔”,下刻“慈氏菩萨”;

正西面,上刻“鹿野园中法轮塔”,下刻“虚空藏菩萨”;

西北面,上刻“给孤独园议论塔”,下刻“普贤菩萨”;

正北面,上刻“曲女城边说法塔”,下刻“金刚手菩萨”;

东北面,上刻“耆阇崛山般若塔”,下刻“妙吉祥菩萨”;

正东面,上刻“庵罗林卫维摩塔”,下刻“除盖障菩萨”;

东南面,上刻“娑罗林中圆寂塔”,下刻“地藏菩萨”。

两柱间的每个立面都有高大的券拱佛龛,佛龛当央雕一坐佛,坐佛端坐于莲台之上,头顶彩绘佛光,双手放于胸前,右手手心向外。佛像之高大,与国内所有塔上的雕像相比,是独一无二的。

佛龛以上雕有浮云、伞盖,伞盖下雕有飞天。飞天手持莲花,脚踏浮云,两两相对,翩然飞舞。

大佛两侧各雕两胁侍或两力士,立于坐佛左右。胁侍和力士相对并列,即东西南北4正面是女性胁侍,其余4面是男性力士。全部雕像皆赤足。胁侍、力士头上亦有小伞盖,伞盖下有铜镜。各佛像都是在磨砖对缝的塔体上雕出的,佛像突出塔体1米,雕技精细,巧夺天工。

佛龛上部又有周雕仰莲,与塔座的仰莲上下互对,如两条莲带缠于塔体。

密檐部位,塔体上端有十三级密檐,檐下都有8层迭涩砖,总高39米,占全塔总高度近二分之一。各檐间相距2.43.5米,向上逐层渐短。

第一层大檐探出塔体3.8米,向上逐层探出塔体21.2米。每面铺设12×1611×14(厘米)见方柏木椽38根,角上有比椽子粗大的柏木角梁。椽上遍铺柏木板,上抹白灰、黄土泥浆。第一层大檐上瓦大板瓦,其余诸层以砖代瓦。角脊用青砖起挑,上扣大脊瓦,脊下端装陶质龙头。各角梁、椽头下都挂一风铎,风铎大小不等,形制不一,铁质尤多,铜质较少。铎下挂有奔马形、圆形、金刚杵形铁锤,风来锤动撞击风铎,百铎齐奏,其悠扬的嗡嗡声响闻数里。

塔刹部位,十三级以上的收拢处建7.5米高的小塔状塔刹,刹顶有宝瓶,南北面有砖砌佛龛,南面较大,门面简封,内均放小佛、铜币、铜罐、瓷瓶、珠簪、经卷之类。宝瓶全高2.87米,周长4.64米,最大直径1.46米,用厚1毫米铜皮焊接而成。瓶内装五谷杂粮、中草药、铜币、经书、小青花瓷瓶等物。是民国初年维修时放入的。

这座千年古塔是中国北方民族历史文化的象征,《中国古代北方各族简史》中提到“……辽中京的大型砖塔——大明塔,……全塔规模极其宏伟,造型壮丽优美,数十里外即可望见。……最是突出地反映当时的劳动人民在建筑艺术上的高度水平……。”但是它遭受过地震的摇荡,战争烽火的罹难,历年风雨的侵蚀。致使表体裂纹,大檐脱落,色彩剥蚀,宝瓶倾斜等情况出现。据考察分析,元、清两代都从不同侧面搞过不同程度的维修。1982年,国家文物局拨款50余万元,派工程师指导,历经3年,进行一次全面维修。维修的重点是将第一层正北大檐和第十三层西北面脱落的大檐重新修复;在密檐部位每隔一级,上1道钢骨混凝土暗箍,计上5道;裂缝中灌注粘结剂化学药品及水泥沙浆;加固西南面将要坠落的大佛;锯掉朽椽头接上新木料,用树脂胶粘结护面以防再腐;依照原大复制新宝瓶安上;剥蚀的仰莲重新砌雕、着色;龙头、风铎重新仿造、置全。各层檐板、砖瓦覆面重铺;佛龛中的物品重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内蒙古自治区志·文学艺术志》(稿)评审会召开
《内蒙古自治区志·文
内蒙古互联网+史志大数据学术研讨会暨内蒙古史志信息化第五届学术交流会举办
内蒙古互联网+史志大
《内蒙古自治区志•统一战线志(1978—2020)》(稿)评审会召开
《内蒙古自治区志•统
《内蒙古自治区志•共产党志(1998—2016)》(稿)评审会召开
《内蒙古自治区志•共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